主页

人民网——海峡两岸——大陆传真

  在“国亲合”与“连宋配”已成定局及经济形势不佳的情况下,的连任之路十分艰难。但执政的掌握许多资源优势,加上善于选举的手中还有不少牌,因此未来连任并不是完全没有机会。

  在“连宋配”成军后,加快了选举的战略部署。目前的选举班子逐渐成型,并有明确分工。“秘书长”邱义仁是指挥官,负责选举战略的制订与掌控选举节奏;“行政院长”游锡堃负责执行的政策及选举资源的分配工作;秘书长张俊雄负责协调内部分歧,整合内部意见;“秘书”马永成直接秉承的意志,是陈对外关系的窗口;“秘书”林锦昌是的文胆,负责撰写重要文稿与选战口号、基调;的亲信与子弟兵罗文嘉,是选举的具体推动者;企业界人士黄维生,是的大掌柜,负责选举时的资金调度。

  中央已精心策划了“全台走透透”的选举策略,计划在一年之内走完全岛,为选举“布桩”。外岛首站为澎湖,本岛首站为基隆,均是从力量较弱的地方出发,与连战先从南部出发走透透的思路一致。同时党中央邀请各乡、镇、市党部主委、执行长等,于3月底在台北举办“选情连络人”干部培训班,接着举办“种子教官”选举研习会。青年党部计划出版由担任发行人的“绿豆沙电子报”,以争取青年族群的支持。动用公款展开每周六的“电视传真谈话”,进行广告宣传。为宣传政绩,内部正在收集与整理上台三年来的改革与经济建设“成就”,以打好宣传牌。同时已加紧制订系列“竞选白皮书”,预计下半年会陆续出台。

  日前,揭示了“三大竞选主轴”。一是“拼经济拼改革”,二是扫除黑金,三是坚定“主权台湾”,反对一个中国原则。

  “拼经济拼改革”是最正面的选举旗帜与口号,其中包括了金融改革、教育改革、司法改革与政治改革等。其中“拼经济”的重点一是通过税收优惠等措施加强招商工作,吸引岛内企业及外资扩大在台投资,扭转台湾经济的下滑趋势;二是解决失业问题,以赢得民众支持。在策略上提出一些改革措施,要在野党承担买单的责任,否则归罪于不配合,丑化“泛蓝”势力。

  扫黑金则是高举的正义大旗,实为打击对手的一个重量级杀手锏。“连宋配”的一个弱点就是无法完全摆脱黑金政治的沉重包袱,有许多直接或间接的历史旧账,容易被对手利用或陷害。预计明年选举前会不断公布历史档案,建构选举的政治论述,强化民众连、宋的历史仇恨。另外,日前司法部门将逃到大陆的伍泽元(连战涉及伍泽元一起弊案)列为重大通缉犯,将连战亲信徐立德列为拉法叶舰案嫌疑犯,则均是打连前奏。到选举前,这些案件一定会重提,而且还有新的案子被揭发,不论连、宋有无牵涉,都会受到影响。同时,还动用情报系统专门收集“泛蓝军”的内情与可能涉及的各种案子或丑闻,以便在关键时候出手,给连宋以极大杀伤力。另外,也不排除采取另一种激烈的高明手段,在选举前一个月前后对李登辉涉及的弊案开刀,一举赢得中间选民对改革的肯定或支持,而在选后又将弊案阁置,不了了之。

  坚持台湾“主权独立”与反对一个中国原则,是维持其基本政治主张与保证基本票源。明年选举在两岸问题上的变数比较大,一定会打“三通”或“两岸牌”,可能会主动宣示开放口号,以争取民众特别是工商界的支持。或者在形势不利时有意制造公开的“”活动,惹怒大陆,加剧两岸关系的危机,以便再次从中获利。

  执政党握有大权,在选举中有许多武器可以使用。选举最直接的办法就是讨好选民,即降税给钱。最近以来,的降税或减负手段不断,向民众送大红包,从而达到变相买票之目的。目前已暂缓水费涨价,延长降低土地增值税期限,对金融业继续提供免税协助。不顾财政困难,又提出增加老人年金;不顾台湾大学太多招不到学生的现实,又允许设立苗栗大学。

  不能给钱,就通过给权升官的办法分化与拉笼“泛蓝”力量,达到贿选目的。对加入或投入“泛绿”阵营的“泛蓝”重要人士或军警人员,或者给予以重任(前警政署长姚高桥内定任高雄市副市长),或给加入的警察升官等。

  还有许多可能现在无法预测的手段。会不会策划内本土派的重量级人士到时出面参选,分散“泛蓝”选票,目前很难预测。像上届台湾领导人选举,谁也不会想到陈履安会出面参选,并取得100多万的选票。在下届选举蓝绿对决及胜负差距不会太大的格局下,如果能策划成功,让这组候选人取得十万或几十万票,对“泛蓝”就有很大的影响,就有可能从中险胜。

  在“连宋配”成局后,找谁作副手显得尤其重要。在能够保证“泛绿”或基本票源的情况下,副手人选的基本考虑应是,较“连宋配”年轻,能获得中间选民的认同,社会声望高,形象好,有能力。在这种情况下,将会被排除在外,李登辉与台湾团结联盟的人马会被排除在外,党内大老会排除在外,因此在党内具声望的中生代是重要考虑。其中,党内最可能的人选为苏贞昌。苏是来自南部的屏东,后来在有360万人口的台北县打出一片天地,连任两届县长,政绩突出,被称为的“北洋军阀”,成为在“泛蓝”阵营占优势的北部大本营,居有重要的战略地位。如果“扁苏配”,不失为一种较佳选择,而且也是目前“扁某配”多种组合中,民调支持率与“连宋配”最接近的一组候选人。另外,也不排除选择企业界领袖或社会知名人士,甚至会有出乎人们预料的选择。就像上届宋楚瑜选择张昭雄一样,跌破人们的眼镜,而且最终获得不错的结果。

  为了与“连宋配”区隔,一定会在副手人选上下功夫,要与连、宋形成鲜明的对比,才能有机会一博,才有机会赢得选举。据内高层人士透露,并不急于出这张牌,可能要到下半年时才会出手。

  上台后,台湾经济形势出现大逆转,消费不足,投资下降,企业外移,经济增长处于战后最低时期,失业率持续上升,许多家庭生活出现困难,经济与失业问题成为执政的最大困境,不断引起外界的批评与指责。尽管缺乏自省,把责任归于在野党的不配合,但仍无法改变人们对执政能力缺乏信心与对经济现状的不满。因此,有人认为经济问题是连任的最大障碍,这也是国、亲判断连、宋会胜选的一个重要因素。

  不过,经济或失业问题对选举会发生怎样的影响,在台湾确实与西方社会有所不同。在2001年县市长与“立法委员”选举中,经济不景气对的选举不仅未有影响,而且让赢得选举。在2002年北、高两市选举中,选情虽受到冲击,但还是保住高雄市政权。经济与失业问题对明年选举有怎样的影响,仍难以预测或得出准确结论。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,在台湾社会分裂成“独”与“非独”、“泛绿”与“泛蓝”的格局下,支持或“”的人不会因经济困难而支持“泛蓝”候选人,仍会支持;同样反“”的人也不会因经济好而投票支持。所以意识形态与信念在台湾选举中的作用大于经济因素,经济与失业问题对投票行为的影响主要是在中间选民部分。若台湾经济形势未来一年出现好转,经济问题对的不利影响可能会降到最低。

  距2004年台湾领导人选举还有一年时间,可变因素仍多,最后结局仍难预料。就目前的大势观察,“泛蓝”的“连宋配”占居优势,处于劣势。但连、宋能否将优势保持到最后,并将优势转为胜势,而能否转劣势为优势,均不能过早下结论。

  台湾的选举还有许多技术性因素与多变的特点。就基本票源观察,“泛蓝”与“泛绿”的力量对比并不是许多人所谓的6:4。因为这一比率将大批中间选民排除在外,但也不能以上届台湾领导人选举的得票率为基准。准确的分析应以“泛蓝”与“泛绿”的基本支持群众为基础。“泛绿”的基本支持率一般为35%,“泛蓝”的基本支持率不确定性较高,一般为45-50%,取中间数应为47%。这与东吴大学一项调查的“泛绿”与“泛蓝”支持率分别为35%与45%十分接近。从上届选举看,得票率近40%,就在于保持基本票率的基础上,争取到了5%的中间票源;连、宋合计近60%得票率,也是由于宋楚瑜从中获得相当大的一部分中间票源,估计为10%,因此尽管“泛蓝”基本支持群众多于“泛绿”基本支持群众,但关键是中间票源对选举影响较大。

  就目前多项民意调查看,连、宋支持率均高于的多种组合,但差距并不大,小者只有四个百分点,而且约有15-20%的选民尚未表态。这部分选民,约有5%属于“泛绿”支持者,15%属于真正的中间选民。从去年台北市与高雄市的民调与选举结果看,的民调支持率均低于实际得票率约5到10个百分点。如台北市的候选人李应元民调支持率一般只有16%到20%,但最后得票率达36%;民调支持率在45%左右,最后却达到50%。相反,“泛蓝”选民的民调支持率与实际得票率相关不大,如与黄俊英的得票率分别为64%与47%,与民调的最高数十分接近,或略高。

  民调随时都会因议题或形势的变化而发生变化,而且支持率高并不保证能赢。1998年高雄市选举,吴敦义民调支持率一直领先10多个百分点,最后却输了;即使在去年高雄市选举,的黄俊英最后民调支持率也超过,但还是输了;2000年台湾领导人选举,一直是宋楚瑜领先,最后也输了。对此,人们可以找出各种原因,但却改变了选举的结局。

  15%左右的中间票源可能成为最后选举的关键。如果能巩固35%的基本票源与争取10%的中间票,或若能巩固上届40%的票源、再争取到8%左右的中间票源,再加上策划“泛蓝”阵营人士参选、分散少量“泛蓝”票,就可达到“积小胜求大胜”的机会。

 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,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