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

百年会所 看不见的奢华(组图)

  尽管私人会所在中国已经走过了20多年的历程,但相比于欧洲、美国,这段历程仍然过于短暂。人们理解的会所概念似乎还是与金钱、地位有关,多数人还沉溺在消费主义的狂欢节里。殊不知,那些有百年历史的会所先行者们已经在体验“后物欲时代”的会所文化。1884年成立的就是百年会所之一,如今,有着悠久历史和严苛规则的已经在皇城根下落户生根。在过去近百年里,他们已经深刻影响了香港的上流社会文明。

  穿过车水马龙的东三环,转个弯便来到金宝街,虽然从车流上看,这里似乎要低调许多,但众多国际大牌的LOGO仍不小心透露了这条街道的身份。抬眼便看到兰博基尼、法拉利的旗舰店,金宝汇购物中心里亦大牌林立。正沉浸在物质的奢靡之中混沌而不自知,就刚好走进北京会所的大门,门里完全是另一番光景。

  沙发座位上有几位客人正在气定神闲地喝茶聊天,衣着讲究的服务生站在不远处时刻保持微笑,不疾不徐的音乐却极有穿透力地探入到你的内心,让整个人不由自主地安静下来。

  这场景很像在五星级酒店,不同的是这儿没有服务台,没有人来人往的嘈杂,一切井然有序。

  古朴大气的建筑格局透着浓郁的京城特色,北京马会会所建筑群采用中国明清传统庭院的精华样式,并配合“春、夏、秋、冬”四季,建成四个主题庭院,令整个建筑群充满灵动之气,展示了天、地、人的和谐气氛。

  之所以选择北上,缘于2005年的一次会员调查,结果发现有四分之三的会员平均一年内会往来北京与香港之间6次。既然会员们在内地也要住酒店,何不让他们有一个异处的家?借着2008年奥运的东风,北京会所选址金宝街,并邀请众多内地知名艺术家参与设计,终于在奥运会前夕低调开业。

  凭借125年的私人会所经验,已无须依靠某一名家大师的设计,而完全可以在了解自我需求的基础上,将中西设计融会贯通,并以赛马精神赋之以灵魂。在会所的任何一个角落,都可以见到与马相关的设计。无论是门口的骑士驭马铜像,还是由艺术设计师马占春先生设计的装饰图画,都时刻提醒你马会的优良传统。

  仰望二层的透明屋顶,可以看到四周的屋顶彩绘。这是由74岁的王仲杰老先生特别为马会设计的彩绘图案,并用西藏唐卡专用的矿物质颜料着色,色彩艳丽且不易褪色。

  会所公共区域走廊用的大理石从土耳其专程空运而来,是最好的货色,光是等着这批上乘的大理石地面,就等了3个月。客房里的办公椅,看似普通,却是最符合人体工程学的设计,一把要2000美元。还有会所商务中心独有的书房,是会所专门邀请书籍顾问精心设计的,选择了2000多本好书,既有刚出版的畅销文学,也有早已绝版的线装古书,可以让香港会员迅速而全面地了解北京的过去与现在,仅购书费用就是20多万元人民币。

  参观过丰富的会员活动区域,穿过长长的走廊,便是客房区域。这样的设计也是借鉴中国传统四合院的布局,前动后静,令居住足够私密惬意。

  房间内部装潢得大气而简洁,亦处处透着便利。这似乎正秉承了香港这座城市的传统:精致、便捷,以及润物细无声式的舒适。

  令人意外的是,这个豪华程度更胜于五星级酒店的会所竟然没有总统套房,其他房间更是没有商务套房之类的客房区别,90间客房,每间面积大小相等,格局相同,亦都有一面大窗朝向花园。其中的原因不难解释,一切都与马会讲究平等的精神内涵有关,对于会所来说入住的都是会员,而所有马会会员并没有高低亲疏之分,客房自然无须分等级。

  在香港,较有名的会所至少有12家,有入会最贵的游艇会,也有入会最为不易的。对于先富起来的上流阶层来说,钱不是问题,问题是如何走进那些有了钱也不一定能顺利入会的会所。正是会籍的稀缺性,激起了人们对于的向往。

  香港的上流阶层都以拥有马会会籍为傲——那不仅仅意味着你有能力支付不菲的会费,更是对你的身份背景的认可。香港人常说,怎样才算做进入上流社会?在半山有栋房子,在维多利亚港停着艘游艇,车库里有辆劳斯莱斯,并且,还得是的会员。

  和从前京城其他俱乐部严格的会员筛选系统一样,拥有百年历史的对会员的选择和考核更是严格且复杂。拥有固定数量的资产仅是一个开始,个人的背景、财务状况、干净清白的履历——这些繁琐的条条框框会让许多人望而却步。此外,想加入马会的申请者还要拥有一定的社会地位,对于社会有所贡献。

  说到慈善,又必须要说一下马会独特的“非牟利”营运模式。马会是一家保证有限公司,没有股东,没有“分红”,所有盈余均悉数回馈社会,拨捐慈善。自1915年开始投入捐助社会公益,马会已成为全香港最大的慈善机构,亦是世界知名的最大慈善机构之一。

  或许是亲身参与了一家养老院的修建,或许是全程跟踪了一所社区医院的设施改善,马会会员们在这些过程中,真正体会到“贡献”意味着什么:就是不计报酬,真正为社会做些力所能及的事。就像郑也夫的《后物欲时代的来临》里所写的那样,在所谓的后物欲时代中,人们渐渐放弃崇尚物质的价值观,开始追求精神上的富足与平和,而无偿地帮助别人往往能使人获得最大的满足和快乐。而此时的会所,也已经由最初的为相同社会层次的人所特设的排他性的社交场所,延伸为一种文化,象征着一个阶层的生活诗意、荣耀和梦想。

  曾经有人这样形容会所与酒店的区别:酒店跟客人的关系相当于一夜情,如果客人因为我们服务得好而常常来,那也顶多是恋爱关系;会所却不一样,会所像妻子,要负责让会员一辈子舒适快乐,既要富有生趣,又要贴身契合。

  因此,加入马会不仅意味着会员拥有了一个高素质的社交圈子,也将享有高品质的、更加具有个性化的会所服务。为了给会员提供更为贴心的服务,马会建立了一套会员关系管理系统,专门用来记录会员的个人信息。从他们喜爱的就餐位置、喜欢的食物到个人习惯,甚至为谁提供低糖低脂的饮料,单独为谁开一桌全素的宴席,以及为谁提供特定颜色的桌布。

  这是一个庞大而细致的数据库。在这套系统的辅助下,服务人员在会员踏进大门之后,很快就会准备就绪,根据他们的特殊好恶,提供个性化的私人服务。

  然而,要呈现这种贴心的、完美的服务,远非一个精准的数据库所能单独完成,还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。为一名会员提供服务,往往需要动用七八名员工。保安员负责引领司机停车,接待员向会员问好,餐厅的厨师为客人呈现一流的美食,工程部门维护空调的正常运作,采购组搜罗新鲜地道的烹调材料,服务员提供周到而又温暖的服务。通常,他们的脸上都会保持着低温的笑容,令会员既感到亲切又感觉不会被打扰。

  尽管也在服务方面尽心尽力,但作为一家有着如此光荣血统的会所,它的规矩显然也不容忽视——会员在马会是随心所欲的主人,但绝对不是为所欲为的老爷。

  在享受会所精致、贴心服务的同时,会员们需要严格遵守会所的各种规定。有些规定,看起来甚至非常琐碎,比如不能在花园里踢球,不能带宠物参加活动,不能把更衣室的毛巾当作地毯使用等,当然酒后去健身中心练习也是绝对不允许的。使用会所的各种设施之时,一个最基本的、也几乎是共同的规定就是要关掉手机,使用没有耳机的音响设备在会所也被视作禁忌。

  在马会会所,服务人员不必处处迁就会员,完全可以拒绝会员的某些要求,因为在会所他们并非完全的服务交易关系,而是相互平等的朋友般的关系,共同营造会所的舒适氛围。

  在香港,马会会员分为赛马会员、全费会员和公司会员,在其之上则是地位崇高的遴选会员。申请加入马会的新人,必须由一位遴选会员提名,并获得另一位遴选会员附议,再列举3位准备支持其加入马会的会员,才可能被接纳。每位遴选会员每年只拥有1个推荐名额,遴选会员还需要承诺对所推荐的新人有相当的了解。马会收到遴选会员的推荐之后,会进行两方面的调查:一是申请者的背景资料,任何污点都会被视作不合格因素;另外就是对申请者进行财务调查。

  如今,随着马会规模的不断发展,申请会籍也越来越困难,等待的过程越来越漫长。如同痴情于自己心仪的姑娘一般,渴望拥有会籍的申请者用一年年的光阴,证明着自己对马会的专一和虔诚。

  “一千个观众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”,一家餐厅是否为消费者所中意,显然不能一味推崇“米其林”,也得认真问问自己的“胃”。

  本期封面人物:门书婷多年的京剧学习生涯得到了众多京剧表演教师的孜孜教导,如:李新庚、曹世嘉、李世霖、李文才、王世续、刘勉宗、叶蓬、陈志清、杜鹏等老师。